新冠变异株Omicron将取代德尔塔?专家:判断是否大流行为时过早

新冠变异株Omicron将取代德尔塔?专家:判断是否大流行为时过早
11月26日,一个刚刚得到命名的新冠变异毒株Omicron引发了广泛关注。这个才被世卫组织发现两天的变异毒株被许多自媒体冠以“毒王”的称号,一直拿来与目前正在全球流行的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进行比较,Omicron是否会取代德尔塔成为大流行毒株?11月27日,多位专家告诉澎湃新闻,目前进行这样的判断是缺乏依据的,断言Omicron比德尔塔更可怕还为时尚早。第五个值得关切的变异株11月26日下午,世卫组织发布通报,将B.1.1.529变异株定性为最高级别的“值得关切的变异株”(VOC),命名为Omicron。此前,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4种变异毒株阿尔法、贝塔、伽马、德尔塔列为了VOC。作为第五个值得关切的变异株Omicron,为什么该毒株一发现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关注?B.1.1.529变体最早于2021年11月24日由南非政府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。最近几周,南非感染病例急剧增加,并且大多数病例检测出B.1.1.529变异株。根据该组织独立的新冠病毒进化技术咨询小组(TAG-VE)专家组的紧急会议结果,初步证据表明,与其他VOC变异株(如德尔塔)相比,Omicron变体传播能力增加。目前南非几乎所有省份都已发现这一变异株,并且病例数量都在快速增加,并且变异株更有可能具有竞争优势。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告诉澎湃新闻,Omicron之所以这么快被列为VOC是基于这个病毒的突变比较多,而且有证据表明过去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还有再次感染的情况,加上在南非已经有小规模暴发,推测它有一定的传染性。“有一定的传染性,有一定的免疫逃逸能力,基于这两点给了它VOC地位。”金冬雁认为,定性为VOC也是说大家要保持警觉,注意这个毒株是可以的,但是说它有多可怕,或者说它一定就会引起大流行,这一点现在判断是为时过早了。另一位流行病学家也告诉澎湃新闻,目前对这个突变病毒的特征还缺乏流行病学的数据。这些基因突变对传染性/传播能力、免疫逃逸、毒力与致病性的实际影响如何,还需更多的研究和评估。金冬雁表示,此前的新冠变异毒株阿尔法和伽马的免疫逃逸能力比较强,但是它们在与德尔塔毒株竞争中没有占到优势,最终也就是无声无息了,虽然他现它们还处于VOC的地位,但是对疫情的影响,还有重要性来说是远远比不上德尔塔。目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,有一百多个国家已经检到了德尔塔病毒株。在此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,有一些国家德尔塔病毒株检出的比例超过了80%以上。Omicron取代德尔塔流行?Omicron是否一定就会成为取代德尔塔的下一个占优势地位的变异株。金冬雁认为,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。如果各国积极采取措施,Omicron是有可能被堵截住的。德尔塔毒株被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挡不住了,当时已经在许多欧美国家流行起来了。比较乐观的是,Omicron被报告到世卫组织的第三天就被列为了值得关切的变异株。金冬雁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源自于香港发现的两例感染。据香港橙新闻25日报道,香港首次发现南非新变种病毒,富豪机场酒店有两名病例携带在南非新近发现的变种新冠病毒B.1.1.529毒株。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表示,根据香港大学进行的全基因组测序分析结果,进一步确认以上两名病例个案的基因排序十分相似,并带有新出现的病毒株谱系B.1.1.529。香港的两个病例,一名36岁南非抵港的印度男子,另一名病例是其酒店房间对面的62岁加拿大返港男子。“主要是印度男子他在酒店不怎么戴口罩,而且戴口罩也是那种排气阀的口罩,他在酒店房间取饭的时候打开门,把病毒喷出来,就传染给了对门的人。”金冬雁告诉澎湃新闻,此次疫情中的空气传播并非Omicron独有,气溶胶传播途径在其他的变异株比如德尔塔也发生过。得益于香港灵敏的监测系统,在世卫组织宣布Omicron之前,香港已经做了病毒的全序列分析,也把变异毒株的传播方式都查得一清二楚。“香港的外防输入措施是非常好的,通过早期发现打断了病毒的传播,让Omicron走进死胡同了。”金冬雁认为,如果各国都能这样的防控举措,那Omicron就流行不起来。接下来迫切需要研究的是在各国进行病毒基因测序,摸清楚Omicron在各个国家的传播程度。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许多国家已经开始采取措施,英国已经停飞了所有从南非前往英国的航班。美国、加拿大、挪威、瑞士、丹麦、土耳其宣布禁止来自南部非洲地区多个国家的人员入境。Omicron还带来哪些警示?Omicron之所以备受关注,还在于大家对它否会降低疫苗的有效性颇为关切。金冬雁告诉澎湃新闻,就香港的情况来说,此次感染的印度男子是打了疫苗的,也就是说Omicron有突破性感染(能力)。所以这也是后续需要关注,科学研究最重要的一点。还有一些猜测认为Omicron在南非的产生很可能与该地区艾滋病的高流行之间存在直接联系。金冬雁认为,不仅是艾滋病人,包括其他一些存在免疫缺损的人群需要注意,比如有器官移植需要服用抗排异药物的人,有肿瘤服用免疫抑制剂的人等等。“这不单是是新冠病毒,就算是流感病毒,还有其他的冠状病毒也可能在这些人群中造成持续感染。”金冬雁表示,这些人因为免疫力弱病毒在体内的突变速率会加快,所以会出来很多突变。这也警示各国要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保护免疫缺损的人群。金冬雁表示,对于这些人群不是没办法的,需要给他们打加强针,而且应该放在最优先的位置。而且需要检测他们的抗体,需要达到一定的抗体水平才行。这样就是保护他们,也保护其他人。

About the Author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